《C姐會客室》那年夏天,Burt爺爺在台灣

Who is Burt?

 

Who is Burt? 這是紀錄片導演問我的第一個問題,真的好難回答。2012年,暌違六年爺爺第三度造訪台灣,很榮幸的台灣被紀錄片導演選為拍攝的唯一亞州國家,紀錄爺爺造訪台灣的生活紀錄。從事前的籌劃活動到接機還有第一天不預期的班機delay,加上所有亞州國家partners 的來訪,都讓我處在極度緊張高壓的狀態,尤其身負著參與紀錄片的拍攝的工作,更怕有所疏失而讓大家失望,當然我的另一項工作就是照顧爺爺,作他的隨行翻譯及秘書。

認識爺爺超過十年了,跟他的關係亦師亦友,老實說他並不是一位很好相處的老人,生活雖然很簡單卻處處有堅持,回想2010年第一次到緬因州拜訪他時,對他的小房子,屋內的陳設都震驚不已,依然過著儉樸到不行的生活,沒有網路,沒有電腦電視,沒有熱水器,依然每天砍材燒水,一臺超過40 年的收音機就是他離現代文明生活最近的距離,除此之外就是他最心愛的愛犬Parsha,與其說是愛犬到不如說是家人更來的貼切。

 

此次台灣行其中一站到台東拜訪蜂農,晚上他的助理說爺爺要跟他的狗進行視訊,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,當下覺得很有趣,從沒看過人跟狗視訊,想像應該就是一般跟狗狗的對話say hello 之類的,直到連上網路看到爺爺跟狗狗對話的那一刻,我完全無法相信人真的可以跟狗狗對話。

將近40分鐘的視訊,我從沒看過爺爺竟有如此的肺活量,彷彿用盡丹田的力氣,不斷的狂吠,聲聲的呼喊著parsha,一聲聲的狗叫聲清亮卻充滿了鄉愁與思念,而遠在美國的另一端的parsha一聽到爺爺的呼喊更是回以如哽咽般的吼叫聲,爺爺真的用狗的語言在跟Parsha 對話,那種真情流露,對狗狗的摯愛,完全把我震住了,我無法想像人跟狗的感情竟然可以深到這種程度,那種心靈上的溝通與默契,無私的真情,表露無疑。我的眼淚更是完全潰堤了,不聽使喚的往下滴,我想我永遠無法忘記眼前的這一幕,而爺爺也看到我在哭,還過來抱住我安慰我。原本我以為我瞭解爺爺,卻因此讓我更加敬佩爺爺。

我一直嘗試想瞭解內心深處的爺爺,為什麼不結婚,沒有家庭,沒有小孩?一個人孤孤單單的過日子?又為什麼可以如此無欲無求?若你未曾擁有過或許不會想念,然而出生紐約,做過攝影記者,成功創造Burt's Bees,卻能如此從絢爛歸於平淡,如此甘之如飴的過了30年,又是何種的信念與態度讓他能一以貫之?

就像導演說的“Burt is Burt" ,他享受他的孤單,享受他的寂寞,這就是他生活的一部份,

老是有人喜歡問他「為何能過如此簡單的生活?」,爺爺總淡淡的又很平靜的口吻說“Life is simple" Think what you need but not what you want"聽起來容易,卻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到,我們總是有太多的慾望,太多想追求的事,所以汲汲營營,庸庸碌碌的過一生。

很高興可以有機會近身觀察爺爺,很高興可以成為爺爺的忘年之交。雖然爺爺有時很固執很像小孩子,卻有著最誠摯善良的心,若說代理Burt‘s Bees 真的讓我得到甚麼,我想爺爺的生活哲學與態度給我的啓發就是我最大的資產。

 

回上頁